客服电话:400-612-5351

小学生厌学带弟弟躲进山13天或将截肢 小学教育应该怎么做

2017-09-01 09:07:05


昨日,西南医院烧伤科,父亲毛廷奎正在查看大毛脚上的伤势,姑姑在另一张病床上给小毛擦拭身体。



昨日,西南医院烧伤科,父亲毛廷奎正在查看大毛脚上的伤势,姑姑在另一张病床上给小毛擦拭身体。


  上个月19日,彭水县走马村2组的大毛和小毛两兄弟突然失踪,在外“历险”13天后,小毛独自爬回家,并带家人找回了昏迷在山洞里的哥哥大毛。昨日,这一事件引起众多家长的反思,重庆心理学学会秘书长、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应用心理系主任王卫红直言痛心!


  如今,大毛、小毛的情况怎么样了?大毛的腿保得住吗?


  昨天,西南医院烧伤科病房内,逃学躲进山林13天,被冻坏双脚的小哥俩正躺在病床上休息。大毛双脚虽然缠着厚厚的纱布,但仍能看到被冻得发黑的十个脚指头。旁边病床上,6岁的弟弟小毛正酣然入睡,睡梦中还不时喊着“好痛”。


  经过抗感染和消炎治疗,虽然这对兄弟的病情都有所缓解,但大毛由于三度冻伤,导致足趾干性坏死,极有可能要接受截肢手术。到底该不该让儿子做截肢?这9天来,两兄弟的父亲毛廷奎一直都很纠结。


  听到医生说截肢

  父亲涨红脸急红眼


  昨天上午,主治医生方利和杨剑锋分别为大毛和小毛检查了病情。


  杨剑锋按了按小毛的冻伤部位,小毛眉头一皱,开始喊痛。“能感觉痛是好事情。”听了杨剑锋的话,毛廷奎松了一口气。


  接着,方利开始为大毛检查病情。大毛的冻伤明显比弟弟严重很多,方利捏了捏冻伤处,问:“痛吗?”大毛点头回答:“痛。”方利有点不相信,因为脚趾已经被冻黑,这意味着血管已经栓塞,十个脚趾已经无血供。


  “根据诊断,这种情况下,孩子是不应该有疼痛感的。”方利说,按照目前病情的发展,大毛截肢的可能性还是很大。听到医生的话,原本平静的毛廷奎脸涨得通红,一边按压大毛被冻得发黑的脚趾,一边红着眼反问:“医生,这个脚趾还是软的,孩子又有感觉,不手术行吗?”


  为儿子转院

  希望他可以不截肢


  “不做手术,可能有生命危险。”方利耐心为毛廷奎解释,大毛因冻伤出现了足趾干性坏死,十个脚指头已经没有血供,如果不及时截肢,感染会往小腿蔓延,到时候如果再来截肢,面积会更大,最终可能致命。


  “做了手术,娃儿就废了,真的废了。”毛廷奎说,自己之所以让孩子转院,就是希望孩子不用做截肢手术,当一个健全的人。


  原来,大毛小毛冻伤后,1月1日就被送到黔江民族医院治疗。当时医生就表示,大毛必须做截肢手术,纠结了8天之后,毛廷奎决定让两个孩子转到三甲医院。


  前天晚上8点,毛廷奎把孩子送到了西南医院烧伤科。


  问儿子想法

  他最终决定不手术


  毛廷奎再三思索后,他鼓起勇气,打算询问儿子的想法。


  昨天上午,毛廷奎问大毛:“你自己愿意做截肢不?”大毛把头一偏,撇了一下嘴,摇了摇头。


  毛廷奎继续追问:“不做可能连命都没得。”大毛开始流泪,但态度仍很坚决。走出病房10多分钟后,毛廷奎决定不让孩子做截肢手术。“听天由命嘛,截肢了,他活着估计比死了还难受。”毛廷奎用手抹了一下双眼。对于父亲的决定,大毛没有责备,至于原因,他不愿意开口再说。


  探访

  村民说 没猜到两个娃儿在这


  大毛和小毛为何离家长达13天?他们生活在怎么样的一个家庭和校园环境中?带着这些疑问,昨日,重庆晨报记者来到了彭水县走马村二组。


  在村民的带领下,沿着一段上坡路前行500米,便是大毛和小毛曾经在离家期间“藏身”的山洞。山洞并不大,约70厘米高,不足1米宽,洞口长满了三四十厘米高的杂草,很难被发现。洞内长约5米,越往里走越窄,成人只能躬着身子前行。


  村民毛廷恩说,上个月帮着找大毛和小毛时,自己曾经多次地路过这个洞口,但想着洞里太小,晚上温度在0℃以下。“根本没猜到这两个娃儿还在这里睡得着!”毛廷恩说。


  姐姐说 大毛也不愿意和我说话


  从走马乡沿着盘山公路再朝着山顶走500米,就到了走马乡二组村民口中的大路边,一栋平层砖瓦房,就是大毛和小毛的家。


  大毛和小毛的姐姐,今年14岁的毛妞(化名)在家。在走马中学上初二年级。由于初一的同学因期末考试“占用”教室,所以临时放了半天假。


  毛家的砖瓦房不大,约90平方米,但房间却不少。


  “有一间厨房,一间柴房,我住一间,爸爸妈妈住一间,两个弟弟住一间。”毛妞说。和两个弟弟一样,毛妞也是走读,因此,她说自己也很少见到弟弟。


  “大毛也不愿意和我说话,唯一可能说话的时候就是他晚上饿了想吃东西,或者跟我抢电视遥控板。”毛妞说。


  同桌说 曾为大毛不做作业吵架


  在彭水县走马乡走马中心校,位于教学楼5楼楼梯边的教室就是大毛就读的五年级(2)班。同学们说,大毛坐在教室第二排最左边靠墙的位置,桌子下放着一本作业本和一张打着32分的英语试卷。


  说起对大毛的印象,同学马坤红说:“眉头经常皱起,喜欢一直坐在位置上,不爱搭理人,我一天最多和他说得到10句话。”而同学陈迪则直言,他这一学期基本上没和大毛说过话。问起班上的同学是否如大毛所说嘲笑过他,陈迪想了想称:“偶尔笑过他,有的笑他矮,还有些人笑他不爱说话。”


  女生严锦是大毛的同桌,也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她回忆,自己一开始和大毛同桌时,常主动找对方说话,但大毛一直对她爱理不理的,她也就减少了和他的交流。“经常不做作业,我们也为这事吵过架。”严锦说。


  副校长说 全校师生捐款4000多元


  走马中心校副校长王天国表示,得知学校的两名学生没有按时到校上课后,班主任第一时间通知了家长,因为大毛以前也出现过逃学的情况,所以一开始没有引起重视。得知两名学生连续多天未归家后,学校立即组织老师到山林中与村民一同寻找,当孩子被送往黔江民族医院后,也第一时间进行了探望。昨日上午,校长已带着全校师生捐助的4000多元现金赶赴重庆西南医院慰问。


  重庆心理学学会秘书长、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应用心理系主任王卫红曾在晨报昨日的报道中质问:“既然孩子已经三番五次地发生逃到山坡上的事件,为什么家长和老师没有引起重视呢?”


       对此,班主任张宗林表示,大毛几乎每学期都会到山上去住两三次,每次发现类似的情况后,自己都第一时间通知了家长,待学生返校后,也进行了思想教育。“我给他说了无数次了,让他在学校安心读书,跑到山上去了他爸爸又要回来找,大人赚点钱不容易,也耽误了时间。”张宗林告知,每次大毛逃学被找回来后,必定挨他爸爸一顿狠打。


  当记者准备离开时,五年级(2)班的同学们都围过来询问大毛的病情。同学张天建说:“我们很想他,希望他病好后回来上课,我们会和他做朋友。”马坤红说:“好久不见他了,很想大毛,希望他早日康复,如果再有同学欺负他,我就告老师。”


  相关新闻

  白领抽午休来医院探望孩子


  昨天中午12点,小毛正在嚷着要吃洋芋花,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径直走向两个孩子的病床。年轻女子姓张,在江北上班,昨天上午在《重庆晨报》上看到两个孩子的遭遇后很是同情。于是,她抽午休时间专程跑到医院来看望。


  在看了孩子的伤情后,张女士掏出1500元现金塞进毛廷奎的手里,然后对大毛说:“记到不要逃学了,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毛廷奎还没来得及询问她的姓名,她就转身离开了。毛廷奎说,昨天早上,还有3个好心人给他的账户汇了款,从200元到2000元不等。


  “我确实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关心两个孩子。”对于这些素未蒙面的好心人的帮助,毛廷奎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选师无忧微信号

关注选师无忧公众号

快速提升学习成绩